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当当:李国庆只是公司小股东,离婚也不能5:5分(组图)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36:33 67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7月16日晚,当当法务部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当当网20年股权历史沿革,及李国庆俞渝离婚案进展。称当当网由俞渝、李国庆于2000年在北京东城区创立。当当网创立后、在美国上市之前,一共接受了三次境外投资。

此后为了归还私有化的并购贷款,当当的股东包括李国庆一致决定,安排北京当当科文(VIE)收购北京当当网(WOFE),收购款的对价支付给境外控股公司,由境外控股公司归还中行贷款。




在北京当当科文,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他们分别持股64.2%、27.51%和8.29%,因孩子是外籍,被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按比例代持他18.65%的股权。

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登记的股权比例,真实反映了俞渝、李国庆和他们孩子在2016年的约定,符合当当的历史。

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多年,李国庆发布过离开当当网的公告、当当网保存了停止为他支付工资、缴纳社保的记录,李国庆目前在当当网的身份只有小股东。

以下为全文:

当当网20年股权历史沿革

当当网由俞渝、李国庆于2000年在北京东城区创立。2000年第一次融资,由国际著名风险基金和俞渝父母的投资,当当网于十年后、2010年12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于2016年9月完成私有化退市。2016年9月退市时,俞渝、李国庆、孩子和管理层,约定了他们在控股公司的股权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这个比例,扣除代持因素,目前同步映射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当当科文”)的股权结构中。

当当网创立后、在美国上市之前,一共接受了三次境外投资。与众多互联网公司,如新浪、阿里巴巴一样,都设有VIE结构,即当当网境外的控股公司,全资拥有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当当网”或WOFE),北京当当网通过协议控制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当当科文”或VIE)。当当网从成立到现在,二十年来,销售收入的大部分在境外公司全资拥有的北京当当网WOFE,小部分收入在北京当当科文VIE。当当所有的股权安排、利益分配,历史上都是在境外控股公司层面,不在境内的VIE。

2016年9月,当当网完成从美股退市(私有化)时,其私有化的资金来源,是境外公司的存款2亿多美元以及中行提供的1.4亿美元(约10亿人民币)的并购贷款。当当网需要在2018年9月归还中行的美元并购贷款。

为了归还私有化的并购贷款,当当的股东包括李国庆一致决定,安排北京当当科文(VIE)收购北京当当网(WOFE),收购款的对价支付给境外控股公司,由境外控股公司归还中行贷款。当当网的股权,从境外控股公司→北京当当网WOFE→北京科文当当VIE的序列,转换为原股东在北京当当科文持股。在完成工商审批、外管审批和税务缴纳后,当当网将自有的人民币换成美元、支付给控股公司,控股公司将并购贷款还给中行。

在北京当当科文,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他们分别持股64.2%、27.51%和8.29%,因孩子是外籍,被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按比例代持他18.65%的股权。

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登记的股权比例,真实反映了俞渝、李国庆和他们孩子在2016年的约定,符合当当的历史。

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多年,李国庆发布过离开当当网的公告、当当网保存了停止为他支付工资、缴纳社保的记录,李国庆目前在当当网的身份只有小股东。

当当网20年来股权结构一直很清晰,2019年7月,李国庆企图用离婚诉讼,修改其家庭的财产的书面安排,在离婚诉讼中受阻,又企图将婚姻法带入公司法,制作法律上不成立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这将不会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支持。

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

李国庆俞渝离婚案进展

1. 2019.7.18李国庆提交离婚诉讼,俞渝9月7日收到法院EMS快递传票后得知9月18日即开庭。法院未给满被告15天的法定答辩期限。俞渝向法院提出异议。

2. 2019.10.8号李国庆在腾讯“进击梦想家”摔杯,1.2亿次传播,次日法院见原告李国庆的律师,10.10号通知原告10.17号见面,双方律师参加

3. 2019年11月东城法院联系双方律师,11.29日第一次开庭。俞渝律师被告知,第一次开庭是双方交换证据,开庭就闭庭,当事人不必到场。俞渝律师告诉法院,当事人将不到场。俞渝的律师出庭并提交了证据,李国庆/代理律师没有提交证据。

4. 2019.11.29第一次正式开庭,李国庆提前知道俞渝将不到场,与数家媒体在东城区法院门口,在开庭前后接受采访。

5. 2019.2.24,东城法院联系被告俞渝和律师,商议网上开庭。俞渝律师认为,案情不适合网上开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加强和规范在线诉讼工作的通知》,法院推行线上开庭需要充分考虑案件类型、难易程度、轻重缓急等因素,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当事人不同意在线审理,依法申请延期的,法院应当允许。

6. 2020.4.26李国庆率领黑衣汉到当当抢夺公章,当当网报警。李国庆当场散发了传单,称召开了“股东会”、“董事会”,大股东俞渝没有接到过会议通知,根据当当网在工商登记的章程,当当网不设立董事会,因此这2个会议没开过。

7. 2020.6.15,庭前谈话(第二次开庭前的质证),李国庆在谈话前后,在法院门口接受多轮媒体采访。因为李国庆的证据在当天的庭上提交,法庭只能质证俞渝律师半年多前提交的证据。俞渝全程很少发言,李国庆讲述自己送土特产等婚姻状况。

8. 2020.6.18,鉴于李国庆已经在网上讲述自己的家暴历史、俞敏洪母亲拎菜刀,俞渝向东城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9. 2020.7.3,俞渝的申请被法院驳回,驳回文书中没有出具理由。俞渝与当当网高管召开应急会议,预备李国庆的再次武力行动。

10. 2020.7.7早6:30,李国庆率30人、含社会人来到当当,携带电钻,进入防盗门,抢走几名保安的手机、限制保安人身自由,撬开保险柜,抢走公章、U盾等资料。李国庆清晨的30人行动,超出了7月3日当当网管理层的预案。

11. 2020.7.8晚10点,朝阳公安宣布李国庆行政拘留10天。

12. 关于当当网的治理结构:根据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章程,当当网设立执行董事一名,是俞渝,公司的监事是阚敏。俞渝的直接汇报点为当当网总裁办的数名高管,他们根据各自的部门分工,负责当当网的日常运营。

13. 根据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64.20%,李国庆27.51%,管理层8.29%。股东行使权力,应当按照工商登记的比例为依据,不能将《婚姻法》混淆进入公司治理中。股东的配偶,无权因配偶身份就行使股东权利。李国庆自己代替法院将股权进行5:5分,以此增加自己的股权比例,召开股东会的行为,于法无据。

14. 俞渝、李国庆、孩子和管理层,约定了他们在控股公司的股权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这个比例,扣除代持因素,目前同步映射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中。这个比例真实反映了俞渝、李国庆和他们孩子在2016年的约定,符合当当的历史。

15. 俞渝、李国庆和成年人孩子存在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可以通过书面方式约定共同财产的归属。有约定的,从约定;无约定时才平分。自2016年俞渝、李国庆达成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后,家庭间的股权分割比例一直严格按照该约定履行。根据《婚姻法》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婚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2016年)》,法学专业人士认为俞渝、李国庆达成的家庭财产分割协议合法有效,在离婚时应当得到支持。李国庆要求股权5:5分的主张,撕毁契约,有悖于基本的契约精神,其主张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432.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