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女患者称男医师在术后猛舔她乳房 案件扑朔迷离(图)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35:29 66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1

这一事件发生在日本,2016年的春天。一位乳腺外科男性主治医师涉嫌『准强行猥亵罪』遭到逮捕、起诉。理由是:他乘着自己为一名女患者所做的手术刚结束之际,舔吮了她的胸部。

日本检方认为这一行为『性质极端恶劣』,以受害者亦『强烈希望严肃惩罚』以及社会负面影响非常之大为由,要求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辩护方则认为所谓术后舔吮胸部不过是女性患者在术后麻醉尚未消退的特殊状态下发生的一种与性有关的幻觉,主张医生无罪。经过反复辩论,直至2019年1月最终辩论结束后,2019年2月20日,日本东京地裁大川隆男法官以↓

①女性患者可能经历幻觉体验。

②女性患者所经历的幻觉体验或系术后谵妄。

③女性患者证言可信度存疑。

等理由,判决43岁的男性医生被告无罪。很快,这一消息就在当时中国的微博平台上显现,而且用了相当娴熟百试不爽断章取义横夺眼球的标题,暗示法院判决涉嫌猥亵女患者的男医生无罪,是因为法院偏袒男医生,随手找了一个女患者乳房上的唾液是男医生说话时候溅上的神奇借口。

这,在没有能够深入了解情况,或者因为语言壁障等问题想要了解也客观上无法了解的大多数公众一眼看来恐怕是非常难以接受,感到荒诞不经的。于是当时就有好多位粉丝与网友通过评论艾特或私信小窗来问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法院怎么可能会这样搞笑不要脸?以常人常识来看这个案子完全超越合理理解范畴——医生说个话唾液星子能够喷那么准,好似一把狙击枪一样,正好喷到女患者的乳房上?








↑果然,当时评论里如潮涌来对于日本法院判决的讥讽,每一条都赢得了大量的赞。

但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呢?

2

事件发生于2016年5月10日。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性『XX子』在日本东京都足立区一家医院接受了右侧乳腺癌的手术。手术结束回到病房之后,XX子通过日本版微信(Line)向自己友人告知遭受了男性乳腺外科主治医师的猥亵,友人当即报警。当地警署警察火速赶赴医院现场,由女警在这位女性左侧胸部进行了采样,随即展开刑事调查。

2016年8月25日,警视厅将XX子的主治医师(时年40岁)执行逮捕,该主治医师从头至尾坚决否认有过猥亵行为。被起诉之后,被告医师开始了漫长的刑拘生活。

2016年11月30日,东京地裁(东京地方法院)执行了首次公审,法官是大川隆男。2016年12月,主治医师终于获得保释,刑拘总时间长达100天。而同时,法院决定进入『期日間整理手続』流程。所谓『期日間整理手続』,指的是围绕争议点深入研究、进行证据整理的公审准备手续。『期日間整理手続』本身并不公开,整整耗时14天。14天结束之后,大川隆男法官认为这一事件的核心在于『猥亵行为是否真实发生过』这一关键要点之上。从这里出发,存在两个本质争议点:

①XX子自身证词的可信度。

在患者从麻醉清醒过来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谵妄』影响,受到了多大程度影响。

②DNA鉴定以及唾液淀粉酶鉴定的可信度。

从XX子胸部采样并于警视厅科学搜查研究所(下文简称:科搜研)执行的附着物鉴定作为证据的科学性是否合规、可信度与证据力度是否充分。

围绕上述要点,法院对于XX子及其友人、母亲、手术过程中在场医师、病房担任护士等涉及事件的相关人员,乃至负责DNA等鉴定的科搜研人员、法医学者、精熟谵妄问题的医师、专家等人群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集中梳理与证人询问。

3

一个一个来看。先看证词。

首先,XX子自身的证词可信吗?

从患者XX子的角度出发,受害是非常真实的感受。她因此情绪非常激烈、持续至今。她在法庭上强烈谴责断然否认犯罪行为的被告医师,用非常坚决的口气对被告表示:『医师执照吊销是最最起码的。你是爽过了,但我希望你接下来为此坐穿牢底』——女患者言辞之激烈让现场旁听众人回忆起来时表示当时几乎不敢出气。

同时,检方认为XX子证词与科搜研鉴定结果一致,XX子所描述的受害内容也非常自然且具体,因此『十分可信』,而且『不存在虚假证词的动机』,可信度完全没有问题。相反,检方认为对XX子术后状态进行描述的医院方面的医师也好护士也罢,他们的证词都存在伪证动机。不仅如此,检方还指责谵妄问题专家的证词,认为他们是在医院相关人员供述影响之下随意下判断。换言之,检方认为XX子的证词不可能源于『谵妄引发的性幻觉』。

那么,辩护方又持什么观点呢?辩护方认为:XX子的主张,本质上是由术后谵妄所引发的幻觉↓

①XX子回到病房之后一直在叫痛,但自己却根本不记得了。

②XX子好几次打铃叫护士(Nurse Call),每次护士都立即来到床边,但她自己却根本不记得了。

③护士为她量过体温,测过血压的细节,她都不记得了。

④护士在为她量体温的时候,她对着护士高喊『别耍我,小心我杀了你!』但她完全不记得了。

⑤同病房的其他患者也听到她在高喊,她也不记得了。

以上只是列举了辩护方所提供的部分细节,还远不仅限于这些。辩护方以此引用专业医师证词以及谵妄诊断标准,主张『XX子认为自己被舔舐胸部与乳头,很可能系术后谵妄状态下的幻觉』。

4

再看第三方:科搜研的鉴定。

检方强调:第三方科搜研的鉴定足够正规、足够专业。

警方在XX子左侧乳头附近以专用纱布片进行了擦拭取样。对此进行鉴定的科搜研专员从中检测到了含有被告人大量DNA(1.612ng/μl)的唾液以及口腔内细胞。具体细节为:

①女性警官从XX子左侧乳头附近以纱布片进行附着物采样,当即置入无菌包中密封,随后由另一位警官保存于冷库中、上锁,并于两天后送至科搜研。整个过程中采样、保管与运输手段都非常正确。

②负责鉴定的科搜研专员经验丰富且已获得DNA鉴定资格,具有充分的知识与技术能力。

但是,辩护方对此提出了尖锐的异议,并在最终辩论中力陈该鉴定结果『缺乏客观依据、无法再现、不具备科学可信度』。

WHY?

在DNA鉴定方面,DNA量是一个很关键问题。在检方看来,之所以会检测出大量的被告DNA,是因为被告在舔舐女患者乳房的时候含有口腔内细胞的唾液附着其上所致,这里的逻辑似乎很自然。

可是,1.612ng/μl这个看似精确的数字,却经不起程序合规上的推敲——因为这个数字竟然只是负责鉴定的专员在检测过程中手写在worksheet上的,而DNA鉴定时相当重要的DNA扩增(就好像新冠肺炎执行PCR核酸检测时需要对RNA进行扩增一样的原理)曲线、校正曲线等关键实锤数据却竟然被丢弃了,无法得到确认。

而且,这张工作表还是用铅笔记载的,其中至少有9处存在以橡皮擦拭改写的痕迹。辩护方据此认为,工作表理应作为实验记录使用,用圆珠笔等无法改写的笔具来进行记录属于最最基本的常识——科搜研的应对方式明显有问题。

还有一点更加不合理。那就是鉴定时使用了纱布片中抽取的一部分DNA提取液。当争议发生时,倘若剩余部分还妥善保管着的话完全可以再次进行鉴定,可问题是连剩余部分也已经没有了——科搜研表示剩余部分在2016年年底大扫除的时候扔掉了。这,非常不可思议,因为被告明明从头开始坚决否认猥亵,法院也已经决定执行深入研究讨论的『期日間整理』程序之际,按理说鉴定人明知自己是重要证人,其呈堂资料将是至关重要的证据之一,何以至此?

辩护方明确表示:这其中存在故意丢弃的意图。同时还点到DNA提取液丢弃这种行为明确违反警察厅内部通知:『剩余资料以及鉴定后残留试料理应考虑再鉴定之可能性而妥善保管』。

这就荒唐了——无法再现、实验记录记载方式又破绽百出。这种状况,让人很难不联想起日本曾经轰动全世界的一桩巨大学术丑闻:把学界超级大牛笹井芳樹逼上自杀绝路的小保方晴子STAP细胞事件。




↑小保方晴子坚称STAP细胞是存在的,但在关键流程和实验记录证据上不仅存在不自然的疏漏而且还有明显造假。

辩护方证人之一,一位法医学者表示:『刑事案件鉴定分析搞成这样,让人不禁脊背发凉』。

不只是DNA。唾液淀粉酶等其他环节鉴定上,竟然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众所周知淀粉酶的鉴定需要观察试剂颜色的变化,而颜色的变化必须以照片形式方能留下确切记录。

辩护方愈发强势。不仅指出鉴定各环节上的漏洞百出,而且以让步状语从句的方式表示:被告医师的DNA与唾液淀粉酶等身份物质附着到患者XX子左侧乳头附近的机会其实相当多。譬如,在术前戴上手套之前,用手再度仔细触诊患者左右两侧胸部,2位医师隔着患者面对面讨论部分手术细节,包括讨论切开范围比之前商定的再小一些等等,都有可能令唾沫星子飞溅到患者的乳房上。

5

到这里,就进入了最后一阶段的讨论:若先不考虑证词、先不考虑科学鉴定,这样的事情本身,有多少可能发生的合理性?

辩护方在最终辩论过程中,关于这个问题明确亮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一事件,客观状况上没有发生的条件』——

【1】XX子证词所形容的猥亵细节。

XX子所陈述的被害细节,绝不是舔一下乳房这么简单的行为↓

『医生拼命吮吸我的左侧乳头这一片,嘴巴按在上面那样地用力舔吮,口水滴滴答答向下掉,极其恶心』。而且,她表示这样的用力舔吮持续了5分钟不到,直到她打铃呼叫护士来的时候,医生才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再过了30分钟之后,医生就又回到了床边,这次变成了看着自己的胸部把手伸到裤子里面手淫。




↑事件发生在这间病房。XX子的病房就在最靠近门口的左侧床帘中。




【2】对此,辩护方的疑点列举如下:

①事件发生当天这间房间满床,现场有4位患者。

②XX子的病床就在最靠近门口这边,门一直敞开着。

③XX子边上的病床距离她自己的仅一米左右,只有薄薄的床帘一层隔挡。而且,床帘底端距离地面有35厘米高度。

④XX子手中捏着Nurse Call的铃,术后当时45分钟内就呼叫护士多达7、8次,每次护士都会立即来到床边。

⑤外科术后患者胸口皮肤上附着着大量血液、体液,熟知感染风险的医生选择乘这个时候去舔患者的乳房,实在匪夷所思。

⑥医师所穿手术裤在腰部以绳带系结,根本无法把手伸进裤子里自慰。因为绳带一旦稍稍松开,整个裤子就会掉下去,证词所形容的行为在物理上无法做到。

6

能否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实性、合理性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被告医师当时的工作状态是这样的:每周,他需要在两家医院诊察多达222-280人的病人,每月手术6到7人,而XX子是其中一人。他是乳腺外科医师,患者几乎全部都是女性,触碰女患者乳房检查结节或者肿块、捏乳头查看有无异常分泌物等等行为,每天都在循环。这次事件之前,他从来没有被举报过性侵犯。他从2011年开始成为了XX子的主治医师。2012年为她切除了右侧乳房的肿瘤,接下来每3个月或6个月为她进行定期检查,但后来右侧乳腺癌复发,不得不再次手术之后,发生了这次事件。

当天,XX子的母亲也来医院陪着。被告医师第二次来到病房的时候,母亲就在患者床边。因为医生要看,所以妈妈退了出去,但并没有退出病房,而是就在距离床很近的床帘边上呆着。

就这样一名乳腺外科医师,这样的日常工作状态。女性患者的胸是他的工作对象,每周看数百人的胸,其中一名患者他伴随了5年多。本次猥亵行为,需要在手术刚结束,护士人员频繁进出的满床病房中,在哪怕隔着床帘邻床大概什么情况也能略知一二的环境里,突然对这位患者发情般狂热且无法自控、疯狂舔吮刚刚结束了手术的胸部且持续5分钟之久,还要不顾母亲就在床帘边上呆着而忍不住对女患者手淫。。。




较真细节到这里之后,会觉得这画面,的确难以在现实生活中想象,会很难不联想到类似AV的剧情。

7

也许有人说:那也不能100%证明医生的清白啊,万一他就是那么疯狂那么奇葩怎么办?

这样的视角似乎难以辩驳,但实际上相当非常缺乏刑法常识。被告人没有责任证明自己100%清白。在法制国家,要做实被告人有罪,检方需要立证被告人在事件里扮演罪犯角色这一点不存在合理质疑的余地。

是的,关键词是合理质疑。用人间的常识去看一个事件时,普通人都能心生疑问的那种质疑↓

①对于患者证词的合理质疑。

②对于第三方鉴定机构操作流程的合理质疑。

③对于现场状况条件的合理质疑。

④对于医生职业特性以及与患者关系的合理质疑。

这一切,反过来会令医生被定罪为犯人变得不合理,哪怕医生也不能证明自己100%是清白的。

最终辩论中,被告医师说了这么一句话:『患者的安全当然应该保护。然而医护人员的安全也应该得到守卫。我期待光明正大的判决。』

2019年2月20日,被告医生被判决无罪。消息传出来之后,推特上的日本医师们纷纷欢呼叫好,好似长期郁结心头的不满得到了释放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日本医生普遍活得很辛苦,目前已经成为了日本媒体与民间非常关注的一大问题。很多医生有过连续工作长达35小时的经历,年累计加班超过2000小时。活活累倒在现场甚至过劳死的案例不断出现。早在2019年初,日经Special节目就播放了一则纪录片,上来就是一个严峻的数字:

半年里某一家医院里就活活干死了三名医生。

中国的医生问题是(灰色之外的)低收入以及医闹、工作超负荷。日本医生基本上没有前两样,但最后一项依然相当疯狂,有时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故日本媒体常常高呼『日本医生危险了!』,呼吁保护患者的同时也应该要保护好医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民间可能还有很多人站在女患者这边,甚至检方也似乎有点放不下面子正在提起上诉,但对于谵妄问题相对了解得多,医学知识与信息掌握程度远超普通民众的医生们普遍欢呼这一判决结果也是能够理解的心态——虽然他们之间可能存在同病相怜、兔死狐悲的感受,也可能基于自身经历体验与自尊认为医生这个职业不会做这类事情。这一认知偏差的局限的确可能存在。

8

至此,还有最后一样没有详细触及的东西,那就是恐怕多数国人还不清楚,甚至可能还闻所未闻的一个术语:『谵妄』。




因麻醉引起的谵妄,一言以蔽之即『麻醉引发的幻觉』。结合本次事件很多读者恐怕会好奇:谵妄引发的幻觉,真会如此真实么?以及谵妄这一现象、又有多常见呢?

首先,谵妄实际上相当常见,尤其全身麻醉之后:

①突然大声叫喊。

②前言不搭后语地说胡话。

③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谵妄,在高龄人群中更加多发。根据日本公益財団法人·長寿科学振興財団的资料,75岁以上癌症手术后27%的患者发生谵妄。30多岁发生谵妄相对少一些,但绝对说不上罕见。

谵妄发生时的幻觉状态,常常表现为将日常生活中压抑在深层理性中的心里话坦率直接或滔滔不绝地大胆讲出来。非常典型的一类案例是:婚外恋的男性在陪伴自己的妻子面前直呼情人的名字。这,不是玩笑段子。




1992年,日本有一部电影名作『外科室』。剧中吉永小百合饰演的伯爵夫人在结束手术时毅然决定不接受麻醉。她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心里藏着一个秘密。用了麻醉就会乱讲话(うわごとを言う),我为此非常恐惧。』うわごと写成汉字就是譫語,谵妄的谵。




这次事件中的乳腺外科医师对女性患者使用的麻醉药物是Propofol。这款药物近年来应用十分广泛,因为它具有用药后睡得沉熟、醒得干脆、呕吐感较轻等优点。

光说这些可能很多人还是没有什么印象。但如果说这款麻醉药物是迈克尔·杰克逊生前很喜欢用的药物的话,可能从此就难以忘怀了。是的,因其液态呈现乳白色,迈克尔·杰克逊将其『爱称』为牛奶,权当安眠药用,剂量渐次增多。有观点认为十一年前导致他猝死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这款药物的滥用。

Propofol有优点,当然也有缺点,其中之一就是幻觉。这个问题早在1990年前后就开始被报告。譬如1992年,美国一家医院报告了案例:一位20岁女性在接受该药物之后发生谵妄,向医师告白了和前男友的性体验细节。若知道了这些旧闻,再看这次30多岁女患者的性幻觉型谵妄,恐怕会觉得自然不少。

还有这篇论文:麻醉后患者在神志恍惚之际,医生往胸口贴心电图、手臂上箍血压计加压测量血压、往阴道内插入妇科检查器具等等场景,原本都是非常正常的医疗行为,但患者自己却可能产生正在被强奸的幻觉。




术后谵妄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一现象是一过性的:似乎既不会死人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但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一些研究显示老年患者的术后谵妄与患者短期和长期死亡率升高均存在关联,甚至还和远期的认知性疾患存在关联,虽然还不清楚因果。但这里不多展开),所以在医院现场医生们倾向于被动等待过去,不和同行分享案例,也不主动考虑对策,总体上相当消极。一些医生甚至会感到尴尬,因为患者会对他讲述非常隐私的信息。此时医生常常会采用沉默是金这种『成年人的方式』来应付过去。总之,谵妄问题容易被忽视。

耐人寻味的是,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受到了本次事件的影响,又有一家医院发生60多岁女性患者投诉在手术后被过度抚摸胸部的事件。结果医院方面虽然心存『医生何以要去性侵60多岁女患者』的疑虑,但考虑到万一像这次事件中医生被拘捕100天以上的情况发生医院方面将失去重要劳动力,经营会出大问题,最后院长和主治医师来到患者那里郑重道歉,总算是获得了和解。

这,其实是日本医疗领域的一个问题。未必每次医生都是无辜的,但这类事情似乎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去和解,否则问题本身难以解决,医患关系却被投上阴影。

9

到这里,很多人一定认为剧情告终了。是的,我也曾经这么认为了。但没想到的是:再度逆转了。前天7月13日,东京高院推翻了一审的无罪判决,判处被告有期徒刑2年。




判决结果公布之后,从头至尾坚持自己清白的被告医师对媒体表示:『我没有犯过的罪,却没有得到公正的判决,为此我感到非常愤怒。因为一审的无罪判决周围的眼光发生改变,曾经一度被毁的生活也好不容易重回了正轨,而现在连工作都要掉了。』

那么这次有什么变化了呢?目前看来的最大变化是检方出庭证人表示即便女患者真有过谵妄,也并不能因此说就有过了幻觉,认为女患者的证词信用度本身没有问题,同时认为医院方面相关人员可能会出于有利于医院立场方面的考量而扭曲证词,以及患者病历中明确记载有『状态清醒』这一记录等等为由,认为医院方面护士们认为女患者产生了谵妄这一证词本身无法成立。




↑7月13日,有群体在东京高院外抗议。

这一逆转令辩护律师团非常愤怒,痛批这是一个极其违反常识、非常不科学的判决,认为很多细节完全站不住脚,譬如所谓状态清醒的病例记载是在女患者出院之后归纳总结的,而当时谵妄的状态不仅院方护士,而且医院中同病房的患者也给到了相关证词,即便如此还进行驳斥完全不符合常识。特别是科搜研方面证据记录本身的硬伤涉及DNA扩增曲线、检量图、唾液酶等等数据的缺失与毁弃,客观证据完全不足,根本没有确切的证据效力,却反而被法院认为加强了患者证词的强度,辩护律师团表示『我们已经出离愤怒到不知所措的地步。一审的时候争论到那样的程度,明明已经得出了科搜研操作手法缺乏可靠性无法作为证据,而且还毁弃了数据,结果到了这次判决里竟然连这样的东西都会被视作可靠证据,完全没有想到。也就是只要科搜研里的人来一句:虽然没数据但反正你的DNA在,你就完了。这样下去的话今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冤案出来!我们一定会和被告协商之后继续战斗下去!』

10

你想说什么?

首先,我打算密切关注这一事件到底。我觉得这不是简单吃瓜,而是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契机,关于技术、关于证据、关于规则、关于人心、关于社会,是一个绝佳的洞察窗口。

其次,我很明确反对当时国内(现在也一样,至少也一样)对于国外案件动辄标题化扭曲化扯淡化的断章取义,那不仅不体面、影响了我们对自己问题的理解,而且在我看来更加重要的是抹杀了自己的头脑进步的空间,非常可惜。

再次,我还想说,我不希望任何人被冤枉或者白白伤害,无论是医师还是患者。但,哪怕医生最终再次成功逆转裁判,最终被无罪释放,我依然想要提出日本这方面的问题:

在美国,妇产科男性医师在查看女性患者胸部或者下身的时候,几乎100%会叫上医院里的女性员工过来陪伴在现场一起,但在日本虽然有一部分地方和医护人员做到了,却依然没有普及到美国的地步。而这一点其实非常关键甚至有时可能是致命的,因为哪怕没有任何犯罪猥亵性骚扰事件发生,就算是最最普通平和顺利的检查,女性也会很容易感觉到惊慌、尴尬、不安与焦虑,这个时候看到边上还有一位女性陪伴着的话可以瞬间获得极大程度安全感。这样做,得到救赎的远不只是女性患者一方,男性医师所承受的风险也同样会有效降低。说到底,这是一种基于对对方心理体察考量的呵护、避嫌兼自我保护,是双双受益的东西。

一言以蔽之:不要创造令男性医师与女性患者两人独处一室的场景契机,必须坚持。如果真的术后医护人员各自忙里忙外焦头烂额的话,除非现场是性命攸关的紧急操作,否则男性医师就应该立即主动暂时离开房间,等到有女性医护人员可以陪伴一旁的时候再开始诊疗。这一样是体恤对方、避嫌加自我保护的操作。试想这位医生如果当时能够稍微多一个心眼,把就在边上不远处的女性患者的母亲叫来一起到病床边上的话,一切问题都不可能有机会发生了。

还有一个就是统统上监控摄像头、不留死角,医患双方一同牺牲隐私、一切都录下来。可是如此操作的价值已经大打折扣,因为说来说去医患双方重要的是双方这两个字。若互相没有起码的信任、理解和默契,那么周边无论怎么强化下去良好的关系恐怕都不会真正建立,最终导致哪怕没有这个问题,也总有另外一个幺蛾子、另外一款摩擦纠纷适合你,同时还牺牲了双方的隐私与尊严。

扑朔迷离中,有着我们所有人值得吸取的教训。但愿本案没有人被白白伤害或冤罪。

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378.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