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自嗨、孤独、狂躁、寻死:当代澳洲年轻人的后疫情生活图鉴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29:57 34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近日,被称为“COVID一代”的澳洲年轻人,不仅受到大流行导致的工作损失的严重影响,还受到封锁禁令造成的严重心理健康问题的负面影响。甚至在大流行发生之前,就有研究表明,许多年轻人正在孤独和自闭中挣扎。

临床心理学家Tegan Cruwys说:“刻板印象通常是相反的,一般人都认为孤独感会影响独居的老人……但人口数据显示,最孤独的是年轻人。”Cruwys表示,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COVID-19在他们成年后的关键时刻按下了暂停键。“在这个阶段——年轻人所处的重要节点周围都有很多问号——他们今年是否有可能实现理想。”
图源:abc.net.au 澳广网采访了5名澳洲年轻人,他们坦率地讲述了自己在面对死胡同时所感到的焦虑,以及他们如何适应大流行下的生活以及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正在与朋友进行视频聊天的Amsha意识到,虚拟世界存在很大的问题。尽管不断提醒自己“我们在一起”,但Amsha发现她和她的朋友们仍在避免诚实地将每个人的恐惧和焦虑摆在桌面上。“一切都是假象”,Amsha说。“我们会互相问候对方,但是没有人愿意公开讨论自己的焦虑……我们避免谈论内心的感受。”
图源:abc.net.au 这位21岁的年轻人非常珍视自己的友谊,但她现在知道自己应该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才能缓解COVID-19对心理造成的负面影响。“在疫情期间,有很多关于'看起来还不错,实际不太好'的文章,但是你在网上得出的真实结论是情况真的很糟……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问'我感到焦虑,还有其他人吗?'”无独有偶,Varsha Yajman,当时在悉尼大学攻读艺术/法律学位的第一年仅两周,COVID-19迫使她转为学习在线授课。Varsha曾经每天都从家前往学校学习,如今却在新州中部海岸度过了3个月,而她的许多朋友也呆在家里,不再去学校。
图源:abc.net.au 她说:“起初并没有那么糟……但是,疫情却一直没有好转。”“感觉就像你一直处在很多负面新闻的洞里,然后任何人都不能戳破那个泡泡。”不过,Varsha在当地的超市做兼职,她很欣慰的是在封锁期间增加了班次,特别是当这么多年轻人失业时。但是,即使工作和大学学习分散了精力,她也意识到出于对自己心理健康的考虑,需要从网络世界中抽出时间休息一下。她说:“我每天至少要删除几个社交媒体软件,才能摆脱困扰,阻止自己看手机。”“我改成每天散步,让自己冷静下来。”
图源:abc.net.au 但是Varsha表示,她与社交媒体的关系非常复杂——尽管存在种种缺陷,但这也是她设法与朋友保持联系的方式。“有时候我们都有些孤单”,她说:“虽然上网可能带来负面影响,但它帮助您与通常不联系的人说说话,这确实具有很大的影响。” 她还说,最近几个月,看到这么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参与激进主义游行,使她充满了希望。“见到我的朋友,见到和我曾经一起读书的人们,谈论他们热衷的事情,这真是太神奇了。” 在工作、锻炼和专注于创意项目之间,现年22岁的Emmett Graham感觉自己在COVID-19之下生活得很好。这位居住在墨尔本的大学生,通过与学校和社区中的年轻人合作,举办了线上研讨会。
图源:abc.net.au Graham表示,过去几个月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帮助青少年寻找新的方法来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我认为很多年轻人都处在自己的工作和与人交往的挣扎中。”对于Graham来说,保持健康和创意是至关重要的:“当封锁发生时,我真的投入到实践中。”Emmett还注意到,随着COVID-19禁令的实施,他的许多朋友都在尝试一些新项目,例如学习烘焙或弹奏乐器。他说:“因此,我开始了一个项目,在那里我会面对一群不同的人,他们在学习新乐器或尝试一些东西,然后给我发送一些样品或剪辑,而我的工作是将它们放在一起。”“我认为做一些有创意的项目很重要——这些东西可以给一个人以目标。”
图源:abc.net.au 与许多人一样,Emmett在COVID-19禁令期间的最大挑战是无法与人见面。虽然他认为自己很幸运能够与室友保持密切的关系,但他却错过了结识新朋友和参加社区活动的机会。他说:“当面对某个从未见过的人,或与陌生人开始交谈的情况下,我会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我迫不及待在未来几个月——当我们再次参加聚会时,见到很多新面孔。” Oliver Levi-Malouf,以及很多和他同样处境的人,表示COVID-19是“生存危机”的催化剂,并对他们在创意艺术中所选择的职业是否真正重要提出了一些质疑。
图源:abc.net.au 这位来自悉尼的22岁年轻人,是一名自由表演的跳高表演者。他表示,当澳洲在3月被封锁时,他们进入了“全面恐慌模式”,并且预感到他们的焦虑症会加剧。他们说:“我从每周工作7天到现在在48小时内什么都没干。”“我的精神垮了……我感觉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然后花了两个半月的时间才通过Jobseeker失业津贴获得一点钱。”尽管财务上的不确定性和社区的封锁正在破坏稳定,但随之而来的是真正的“低谷”。
图源:abc.net.au Oliver认为,他们对当前的生活方式感到深深的失落,并担心他们的工作和社交方式无法在大流行中幸免。在所有“必需”和“非必需”的工人谈话中,廉价的感觉增加了这种精神上的负担。“我觉得话语真的是把刀——它使很多人觉得他们所做的并不重要。”“如果从资本主义收入的角度看待维持经济运转的原因,那么从实质或非必要方面得到的答案与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将有截然不同的答案。”
图源:abc.net.au Oliver表示,他们试图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多种事物中以找到生活的方向。从制作在线扮装秀和化妆教程,到创建一个在线系列,向跨性别和土著艺术家发声。但最后,真正能拯救Oliver的却是花时间弄清楚自己是谁,以及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会重新集中精力,专注于自我完善,而我想要成为的人(这一想法)正帮我度过这一难关。即使其他一切都被关闭或封锁了,这也是我可以赖以生存的一件事。”
图源:abc.net.au 尽管Oliver对未来“非常乐观”,将其视为以更公平的方式重建社会的机会,但焦虑始终存在。“我现在表现得更出色,但我仍然处在大流行中并且能力较弱,这是有风险的。” 在COVID-19发生之前,现年25岁的Nicole Scott正在尽可能地鼓励大家——保持心理健康。她说:“我鼓励人们锻炼、外出活动、见朋友,自愿参加这类活动。”
图源:abc.net.auNicole 刚开始大学的全日制学习,便不得不迅速适应她在维州吉朗(Geelong)的家中与她的妈妈和妹妹住在一起的在线学习方式。她说:“我们家中没有WiFi,因此想着如何负担我的费用的同时还可以完成课程……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压力。”“我曾经有点担心——现在也是——如何管理自己的心理健康,如果我以前经历过的更严重的焦虑症状再次发作该怎么办。”Nicole认为自己已经适应了大流行下的生活,但每天都感觉有所不同。 她说:“有时候我感到很有希望。” “但是有那么几天,我需要和我的精神健康作斗争……我不想下床,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她表示,尝试着眼于现在而不是对未来考虑得太多,这有助于建立正向心理。“我真正专注于如何使自己保持健康,比如做瑜伽和深呼吸。”她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对自己温柔。Nicole说:“如果我们感到焦虑、不确定,如果我们没有做完应该做的事情或实现我们的目标,请告诉自己这没关系。”“哪怕只是度过今天……我也认为是最重要的。” 对于居住在珀斯的Amsha而言,封锁最初是一个值得欢迎的事情,它让人可以花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并享受简单的乐趣,但很快,就没那么有趣了。这位21岁的年轻人发现,随着心理学学位课程的最后一个学期来临,她的焦虑情绪在不断加剧。“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意识到自己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我不仅担心毕业的事,还想知道'我是否还会有就业前景?'”“我的焦虑与未来的不确定性有关。”
图源:abc.net.au 在发现临床心理学确实不适合她之后,她采取了寻找心理学家的方法。她说她毫不犹豫地寻求心理健康支持。那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知道那是我所需要的——我希望其他人也这样做。”通过她的新心理学家,她致力于冥想,她认为这是帮助她度过COVID-19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从每周进行3次冥想到每天进行2次冥想,这确实让我变得对自己和他人更加富有同情心……尤其是在家里压力很大的时候。我的父母也在试图在家工作——他们可能也很沮丧。”
图源:abc.net.au Amsha现在还会写日记,这是一种及时表达感激之情并确认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简单方法。“COVID-19改变我的最大之处就是每天睁开眼睛,看着我的小确幸……哪怕是像WiFi之类的小东西。”Amsha表述,这可能只是一个“千禧一代的观点”,但是Amsha在尝试开始自己的心理学事业时,使用在线服务这一方式仍然让她看到希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101.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