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有了这群秒杀博士的小学生 中国有望斩获50个诺奖!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29:34 33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好消息好消息!10年内我国有望斩获50个诺贝尔奖!出此狂言是因为我发现了一群流落中小学的医学神童。

近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一个三等奖引发了广泛关注,项目名称听着很高大上,一看组别却是“小学组”。




别说看懂这课题的结论了,我勉强看了两行简介就打了好几个哈欠。




这里对项目细节就不做赘述了,我说不清楚,你们也听不明白。

反正根据各路科普博主的分析,整个项目无论是前提立意还是具体设计,水准都很高,“足够一个博士生研究到毕业了”。




获奖小学生公开在青创赛官网的“实验记录本”也很有意思。

2018.1.9,自己还不知道基因是什么,“老师们给了我一个基因,叫C10orf67”;第二天“还是不太了解基因”。




到了1.13,他就大概掌握基因表达水平和功能强弱的判断方式了。




说这孩子是天才,不过分吧?




在线展厅里该项目的相关图片

看来硕士博士也就研究了个寂寞,搞科研还得看小学生。

但很快,这个小学生和他的项目就遭到专业人士的质疑。

毕竟生物化学这种实验学科,无论怎么天才,基础操作都得花不少时间训练,想要进入细胞房操作肿瘤细胞株也需要一定资质。




via.《紧急呼叫》

另外,该项目要求的仪器设备非常昂贵,不是普通实验室能承担得起的;

后续的数据处理更是要求阅读大量英文文献,里面的专业词汇远超大学四六级……

如果说一个小学生能完成博士水平的科研项目,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叫柯南。




网友的小说创作

可惜获奖的小学生既不姓江户川,也不姓工藤。

他姓陈,就读于云南昆明某小学六年级。

有网友根据项目里的“高原适应”等关键词,扒出了陈同学的家庭背景,把天才的诞生归结于他有一对学霸父母。




父亲陈勇彬是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的研究员,2019年曾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上宣布“鉴定出一个新的低氧通路基因 C10orf67”。

C10orf67,就是“老师们”给陈同学的那个基因。




在导师评价网上,不少学生匿名对陈勇彬进行了一系列的血泪控诉。

其中有几位不约而同地提到他“随便把学生的文章给别人挂共同一作”。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这次也是他拿了学生的文章让自己儿子参赛。

陈同学的母亲杨翠萍,也是同一个研究所的研究员。




曾在 2016 年获批了一项名为《C10orf67在低氧适应及非小细胞肺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项目↓↓




除了针对的癌症不同,看起来跟六年级儿子的青创赛项目没什么区别。

于是有专家推测,可能是杨研究员把自己的学术成果“分给”了自己孩子。




via.《紧急呼叫》

又因为杨研究员获批的项目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资助,陈同学参加的青创赛主办方也有该基金会。

所以有人向自然科学基金会举报,有人拿自然科学基金会的项目,参加了自然科学基金会联合主办的比赛。

舌头捋不直了。




总之,截止到目前,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回应称,陈同学确实是该所研究员之子。

云南省科协也为此事成立了调查组。




但从青创赛历届的获奖名单看,走天才路线的不止这一个。

一夜之间,网友们又发现了研制简易高精度大气视宁度测量系统的六年级小朋友、三年级就能在小白鼠身上做“抗肿瘤实验”的李姓姐妹花……

他们又都是什么来头?




未免过于明目张胆了点。

小学组尚且如此,再看看中学组,我怕80%的大学生都要怀疑人生↓↓




每个字或许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完全猜不到是啥意思,有的甚至断句都困难……

还不如直白点,让大伙儿感受下赛博朋克的文明曙光↓↓




插句题外话,我发现澳门台湾的同学还挺痴迷于成语新编和古诗作题的↓↓




根本看不出来是在研究啥呢。

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点击“阅读原文”,看看陈同学这届青创赛的获奖名单,绝对让你大开眼界。




在搜集材料的过程中,我发现,陈同学研究癌症获奖这事儿其实老早就有人爆料了,只是没有发酵起来。

当时还有很多网友举例自己身边也有类似的情况。




不止中小学,有的孩子上了大学也可以得到学霸家长的庇护。




与普通孩子相比,高级知识分子的孩子们其实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

但这份造假的心思却让孩子们跑错了方向。

上个月不还曝出了陈玉钰保研造假的新闻?

明明成绩中下等,还挂了几科,但在大一就参与了理论上只允许大三、大四学生或成绩优异学生参加的国家级科研项目。

并在大二就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SCI论文,指导教师是其母亲(西南交大的教授和博导),通讯作者则是其父亲(西南交大的副教授)。

最后西南交大取消了陈玉钰的推免资格,包括其父在内的多名相关责任人也受到了处分。




在教育公平这块,我们看不惯很多为“二代”铺路的人。

原本以为有知识、懂道理的家长会不一样,没想到为了孩子还是会铤而走险,不惜挤压真正有能力有潜力的孩子的发展空间。

从某种程度上讲,像两位陈同学这样的“学二代”比某些富二代恐怖多了。

中小学参加科创比赛加分升学、大学参加科研项目被保研……

他们是在走普通人以为属于自己的路,让普通人无路可走。

这跟西虹市的袁华又有什么区别呢?



人民日报:“神童”的最高境界,是拼爹?

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神通六艺,岛叔总忍不住想把自己的儿子揪起来揍两下。

都是小学生,看看人家,要么钢琴弹得行云流水,要么成绩名列前茅,再瞅瞅自家娃,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当家长的能不焦虑吗?

还有,刚看的新闻,云南一名小学生凭借“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拿到国家级大奖。

且慢,您刚才说的那一串字母还有什么癌是怎么回事?

说实在的,岛叔也不懂。但就算不懂,这可是第34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获奖作品,能有问题?




相关研究项目(图源: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官网 )



还真有问题。

7月13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官网发布声明称,经初步核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获奖项目学生系该所研究员之子。

这家研究所发布声明,是因为网络上对相关获奖项目的质疑声已经爆棚。

首先,完成这个念起来十分拗口的研究项目的,是云南一位小学六年级在读生,陈同学。这项研究的水平,被网友称作“达到医学或生命科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甚至博士研究生水准”。

其次,陈同学的实验记录看起来很“神奇”:

1月9日,“老师们给了我一个基因,叫C10orf67。我上网搜了一下什么叫基因。” 1月10日,“(我)还是不太了解基因。” 1月13日,“了解PCR技术的原理,大概了解为何通过荧光强弱的比较就能知道哪些基因的mRNA表达水平……”

仅用四五天时间,一个小学生就能从“不知道什么是基因”发展为“掌握基因的表达技术”。这种认知速度让岛叔“惊为天人”。

第三,公示资料显示,该项目部分工作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进行。该所正是陈同学父亲陈勇彬的工作单位,且陈同学获奖项目与其父研究范畴高度吻合。

陈勇彬系该所肿瘤信号转导研究组负责人,主要研究方向为“肿瘤发生机制、干细胞多能性维持、抗肿瘤及提高干细胞功能新药筛选等”。

综合起来可以得出一个总质疑:陈同学的父亲是否替儿子操刀、弄来这个研究项目参加国家级竞赛?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陈同学确实是神童,确实天赋异禀。岛叔衷心希望是这样。但目前看,可能性很低。

7月14日,云南省科协称已就该事件成立调查组,将进一步跟进调查。




陈同学的实验记录本(图源:澎湃新闻)



更令人吃惊的是,有网友查考了第34届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其他获奖项目,发现有同学可以用数学公式仿真计算和模拟混凝土绝热温升过程;有同学能开展唐鱼的急剧降温实验及其自然种群分布格局研究;还有同学在甲状腺髓样癌特异性敏感标志物降钙素的ECL比率检测研究上取得成果……

一水儿的看不懂。当然,岛叔看不懂不代表人家做不出来,照这趋势,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中国人就能包揽诺贝尔奖?这当然是我们乐于见到的。

但是,10多年前就有评委注意到,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的一些高精尖研究项目,明显不是孩子独立完成。要么有高人插手,要么能用上国家级实验室设备。

有人揶揄,大赛不如彻底改名叫“青少年父母科技创新大赛”。昨天岛叔也在微博上说了,这个大赛要服众,最好的办法就是开个直播,让这些“神童”带着自己的项目在台上公开答辩,如果没问题,我们对科技创新的未来一定更有信心。

毕竟,只看材料评奖,实在是太容易有猫腻了。今天又曝出一个新闻,该大赛中一个一等奖的项目,获奖者是一名高中生,“巧合”的是,该项目中的图片数据都来自一篇学术论文,该高中生写的“指导教师”,又“恰好”是该论文的作者及其导师。有网友调侃:“辛苦做实验、写论文,原来是为了导师女儿。”

代笔捉刀,是家中爹妈“为孩子升学计”的考量。以前,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一、二等奖获得者是可以被保送上大学的。后来,保送被取消,但加分仍在。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为孩子操心,想帮他少走弯路、多走直路乃至捷径,这是人之常情,谁都理解。但前提是什么?堂堂正正、合法合规。

想想最近那些“坑爹”的新闻吧:仝卓自曝应届生身份造假,继父及当年所托之人均被处分;西南交大一女生保送中科大,其父被曝出是该校教师,帮女儿改成绩;更别提那些高考冒名顶替事件,哪个不是父母觉得自己的娃“不成器”,然后四处请托弄学籍?

有人说,这事儿“不大”,父母有能力,起跑线不一样嘛。是的,这些父母是各地有头有脸的“精英”。但如果这些“精英”都带头去钻制度漏洞,甚至不惮于漠视规则、挑战规则、破坏规则,那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又如何让全社会信守规则?

再退一步讲,作为父母,觉得“孩子,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自己是感动自己了,孩子怎么看你?我才上小学,你就弄虚作假让我拿加分?孩子怎么看这个社会?自己的父母厉害,啥都能搞定?最后还不是养出一群“我爸是李刚”的熊孩子?

子不教,父之过。教坏了,比不教罪过还大。




陈同学父亲的研究方向(图源: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官网)



为孩子升学一味造假,不仅涉嫌学术不端、学术腐败,往深里说,更是对科学精神、创新精神的亵渎。

中国的科技创新之路任重道远。现在一些领域的尖端科技掌握在外国人手中,有的国家还总想在关键技术上卡我们的脖子。所以,中国从上到下,对科技创新的重要性认识得很深刻,多措并举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对青少年更是寄予厚望。

1979年,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前身——全国青少年科学作品展在北京展览馆举办,邓小平同志亲自为活动题词:“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科学的希望。”

未来不是哄来的,希望不是骗来的。科技创新必须脚踏实地,依靠一代代人的接力奋斗方能开花结果。

有神童固然赞,好好培养;没有也别硬给打扮成神童。如果大家都学刘宝瑞单口相声《连升三级》里那位张好古,本身是文盲一个,却凭一句“很好很好”在翰林院混了半年多,那么不仅自己砸了锅,也会让社会乱了套。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句话用在这里,真挺合适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082.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