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从9万买方子到36亿罚单 他是笑到最后的保健王(组图)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29:19 31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靠着“太太”发家的他,早已不再“吃软饭”。

>6月24日,证监会针对“健康元内幕交易案”,开出了一张创纪录的个人罚单——36.25亿。这件事,再次将靠着太太口服液成功俘获中国妇女芳心的“初代李佳琦”,也就是健康元董事长朱保国,推到了幕前。




1992年春节,到二叔家拜年的朱保国,靠着一句无意的夸赞,打开了二婶的话匣子。

原来,二婶认识的一位女中医手上,有张“神奇”的养颜方子,对治疗女性黄褐斑有奇效。

本是普通的唠家常,朱保国却从中嗅到了商机。他打听到“神医”的消息后,第二天就登门拜访,用9万元巨款买断了药方。

彼时,学化工出身的朱保国在一家私营化工企业里担当技术骨干,但干的并不舒心,正有离意。

春节后,31岁的他南下深圳,决心放手一搏,并说服了两位合伙人集资2000多万,成立了新公司,试图将“千金方”变现。

但因为赶上台风,建厂出师不利,工期延长一倍。到1993年中,公司已经巨亏1200万,两个股东去意已决。

但朱保国却执拗地绝不放弃。

为收购二人股份,他以34%的年息借了500万元高利贷。

历经波折,产品终于在1993年10月实现量产,朱保国给它取名“太太口服液”。

那时候,“太阳神口服液”、“娃哈哈营养液”等初露锋芒,保健品迎来第一波热潮。

但朱保国没有像其他保健品一样对功能泛泛而谈,而是非常清晰定位自己的产品就是针对熟龄女性,帮助她们“活血、祛斑、养颜”,抓住了处在购物链顶端的女性市场空白。

伴随92经济浪潮,珠三角地区开始涌现大量的职业女性。朱保国顺势展开销售攻势,雇佣了大量销售人员,覆盖城市和下沉市场。

他曾组织200名员工在深圳深南大道,拉出一条长180米、宽1.2米的巨幅横幅:“只要留名,就可免费获得一瓶太太口服液”。

不到6个小时,就有1万多名女性留下了姓名地址,场面极其火爆。

1994年,太太口服液销量突破3000万。朱保国不仅还清高利贷,还盈利1000多万。公司也正式更名为“深圳太太保健食品有限公司”。

但朱保国的雄心,并不止于珠三角。

赚来的1000万,被他立刻投放在央视。伴随着著名歌手毛阿敏那句“挚情长真,永驻我心”的广告语,1995年,太太口服液的销量在全国突破1.6亿。



▲林志玲曾为太太口服液代言

有人觉得朱保国运气好,但一路坎坷挺过来,正如他自己所说:“实际上运气来自于这么多年的执着,如果没有关键时刻顶着压力的把握,一切都很难说。”




1995年,当史玉柱还在狂砸资金,希望靠着保健品热潮将“脑黄金”推向世界时,朱保国已经“悲观”的预见到靠“太太”无法走得长远。

他发现国内的保健品市场非常混乱,产品批号有“卫药健字”、“卫食字”、“卫食健字”、“卫药准字”等等,保健品究竟是食品还是药无从界定,非常容易引发信任危机。

果然,1996年《保健食品管理办法》开始实施,保健品市场迎来分水岭。不论是政策还是舆论,保健品都是重点关注对象,行业信誉开始恶化。市场上开始出现“太太口服液”是在让中国女性“交智商税”的言论。

对此,朱保国却早有准备。

学化学出身的他清楚知道保健品“安慰剂”般的鸡肋地位,药品才是真正的刚需。同时,制药业准入门槛高,能更好避免恶性竞争。

1997年4月,朱保国斥资2.8亿元收购了深圳海滨制药厂,迈出了向制药企业转型的第一步。

1999年11月,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正式变更为“深圳太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名字上进一步向药企靠拢。




虽然保健品风波不断,但凭借着良好营销运作,“太太口服液”依然为朱保国积攒了50亿身家。2001年太太药业成功登陆A股,募集资金17.36亿,创下了当时民营企业融资的纪录。

利用这笔资金,朱保国先是改善了公司薄弱的财务管理体系,紧接着密集的完成了一系列精彩的并购:

2002年他收购香港著名品牌鹰牌花旗参;又通过收购,晋身A股上市公司丽珠集团第一大股东;并斥资5100万元重组济南东风药业,后与该厂合作经营“新肤螨灵”系列产品;2003年,进一步收购喜悦洋参集团。

至此,朱保国完善了集团的产业链,摆脱“太太”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2003年5月27日,“太太药业”正式更名为“健康元药业集团”。

很多人都不明白,朱保国为什么一定要摒弃“太太”的光环,但他却想得清楚,看得长远。

2002年收购丽珠以后,太太集团的产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保健品作为主营收入的贡献同比下降19.6%,约2/3的销售收入来自药品。伴随鹰牌和喜悦的加入,女性品牌形象对产品的限制也逐渐凸显,“太太”二字已无法涵盖企业多元化的产品内涵。

朱保国坚定的认为,更名是正确的选择:“改名的原因是想走多品牌经营之路,启用新的标识及英文名称,也是为健康元走国际化道路作铺垫。”




1996年,朱保国曾有机会将太太集团推向国际。因为太太口服液的成功,引起了世界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美林集团的注意。

1997年11月,美林集团注资2000万美元,购得“太太”14%的股权,这也是美林迄今在中国内地最大的投资项目。

美林原计划携“太太”两年后海外上市,并已在香港和百慕大注册了太太集团的子公司。但亚洲金融风暴来临,朱保国果断决定中止国际化道路,不顾反对决意回国上市。

“就算错了,我也要这么做。”

事实证明,这场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旷日持久,他的“一意孤行”再次拯救了公司。

与其说朱保国偏执,不如说他总比别人多想一步,胆大而不冒进。

“太太”转型期间,国内的房地产市场正在兴起,朋友们纷纷劝他入场,比起制药,可以轻松大赚一笔。

朱保国却依然“人间清醒”:“如果要去做地产我比其他人容易,资金人脉也不缺,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去做,这些年我一门心思在钻研医药产业发展方面。做企业要专注业内,哪怕盈利增长慢点。否则贪图暴利吃大亏,容易永远起不来。”

很多人都觉得他在投资上颇有天赋,但他在资本市场上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并不只是靠砸钱和运气。他日常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看财报,只要有空闲,就趴在电脑前研究。




丽珠争购战的胜利,就是他长期积累和准备的结果。

作为国内首家在A、B股同时上市的医药公司,丽珠拥有一流的生产线和自主研发能力。朱保国早就意识到,这将是他推动“太太”转型的一枚重要棋子。

早在1996年丽珠要出售股份时,朱保国就托人找过丽珠创始人徐孝先,但作为初出茅庐的民企,“太太”并没有得到垂青。

2001年,丽珠大股东光大集团由于内部战略调整,选择出售丽珠股份。朱保国再次迎来机会,并与业界赫赫有名的哈药集团和东盛集团展开竞争。

在这场“战争”中,东盛董事长郭家学采用托管战术,直接取代光大成为丽珠第一大股东。朱保国则动用了二级市场吸筹、协议转让、大宗交易、股权托管和质押等多种手段,触及A、B股两个市场。

一番较量下来,东盛虽成为丽珠的第一大股东,但董事会五席中仅占一席,二至五顺位股东则均为朱保国旗下公司。

朱保国掌握了绝对话语权。

值得一提的是,太太药业在参与收购战时,年营收还不到丽珠的一半,朱保国运用多重投资策略,完成了这一“蛇吞象”的经典案例。

而朱保国和郭家学之间的“斗法”还在继续。

2005年,郭家学企图收购云南白药,资金周转不开,朱保国趁机以10配6的高比例配股丽珠,不愿股权被稀释的郭家学只能出让丽珠全部股份。与此同时,朱保国购入东盛科技股份,成为东盛第四大股东。

当时外界流言纷飞,都说朱保国要“趁虚而入”收购东盛。

但实际上朱保国在两年内就出手了这些股份,用1400多万的投资成本获利近十倍。

是生意中的对手,也是生活中的朋友。郭家学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自己和朱保国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一直“非常有沟通,他们的收购没有恶意”。

朱保国就是有这么神奇的交友能力。

他并不是一个只会看财报忙着赚钱的商人。空闲时间,他喜欢约朋友聚餐吃饭;酷爱打高尔夫,并自称所有上市公司老总里,没几个打得过他。

在老总圈里,“二马”也与他来往密切。

2014年,朱保国不仅投资了马云的云锋基金,还通过旗下百业源成为了腾讯前海微众银行的第二大股东;在网贷最热火朝天时,朱保国投资了主营P2P平台的小赢科技,成为创始股东之一,由马云、马化腾等成立的众安保险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为该平台承保。

2015年,马云、马化腾发起成立“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朱保国位列受邀的十位大咖之中。

在朱保国控股的在线医疗项目“可爱医生”中,也有马化腾的身影。

正是这样的人脉,让朱保国在资本市场中更加游刃有余。




2003年更名为“健康元药业”后,朱保国就将精力主要放在了丽珠医药方面,对子公司的管理也有所放权。

结果2011年,生产抗生药7-ACA的焦作健康元,深陷“地沟油制药门”。

虽然事发后产品检测结果合乎标准,但朱保国一面表示“我们也是地沟油的受害者”,一面又称“理论上是无害的,而且这种做法在国外也十分普遍”,这让他遇到了创业近20年来的最大危机。

朱保国虽然一再强调,不能为了短期的商业利益祸害下一代,但2014年至2016年间,健康元旗下福州福兴、丽珠合成等5家子公司,共涉及11项环保行政处罚事件,包括排放水污染物超标、生产线未办理环评审批,以及生产废水溢流到厂界外无防渗漏的渠道,造成环境污染等。

2018年,已被边缘化的“太太”再次回到大众视线。据《新京报》记者暗访,为太太药业生产阿胶糕的代工厂,涉嫌使用廉价的牛皮等边角料。

可以看出,传统保健品业务变局后,健康元不断面临多维挑战。

而朱保国所擅长的资本运作,也让他饱受争议。

太太药业上市后,朱保国一人间接持股47.54%,而包括朱保国真正的太太、母亲、兄弟等的朱氏家族,共持有太太药业74.18%的股权。

朱保国虽然并不认为家族对企业的影响是负面的,但实际上却在陆续减持。




▲深圳健康元总部

2015年4月初,健康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鸿信行减持撤离。其中接盘的两家公司之一的Advance Data Services Limited,其实际控制人为马化腾;另外,百仕达控股主席欧亚平、蓝山中国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越等人也参与其中。

而鸿信行法人即是朱保国的太太刘广霞,通过减持健康元股份套现约30亿元资金。

正是这次减持过程中,发生了震惊市场的“汪氏父女”处罚案。

原来,“超级散户”汪耀元、汪琤琤父女,提前得知了朱保国减持的内幕消息,半个月内大量买入健康元,获取暴利9.06亿元。

证监会将此次事件,定性为典型的联络、接触型内幕交易行政违法案件。虽遭受36亿罚款的仅有“汪氏父女”,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朱保国也很难独善其身,健康元声誉受损已是定局。

当然,健康元的未来发展主要还是取决于其产品。

除了营收主力丽珠集团,被收购的海滨制药也已发展为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还有主要布局生物类创新药的丽珠单抗,和主攻呼吸系统药物的全资子公司太太药业,都确保了它在未来不断有有竞争力的产品接力。

不论是早期创建保健品大热单品,还是中期转型药企,到目前杀入呼吸系统雾化用药,朱保国每一步都踩准了时代的风口。

据国盛证券预测,2022年,丽珠多个微球、单抗品种将集中获批,或将成为其市值冲刺千亿的重要节点。

健康元2019年年报显示,其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6.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94亿元,同比增长27.87%。同年,丽珠集团实现营收93.85亿元,同比增长5.91%;扣非净利润11.92亿元,同比增长25.79%。

坐拥30多家控股子公司和1万多员工的朱保国家族,身家高达450亿,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57位。

照此下去,朱保国的身家未来涨至千亿,也绝非不可能。

前提是,打消市场的质疑,坚守医药人的本心,拿出过硬的产品,恪守商业正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069.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