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第3波!香港疫情为何又爆了?更糟的是 源头不明(组图)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29:17 28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为什么是香港?

在全球最早迎来了新冠疫情第三波。

目前的源头追溯到一位59岁的厨师,他目前是引爆这一波爆发的源头。

然而,更糟糕的是,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源头在哪里?

7月13日,香港单日确诊达53例,其中20例不知来源,出现了新的病亡案例。

从泰港老人院疫情大爆发,茶餐厅食肆链式感染超30人,当中国人其实已经不大关注疫情的时候,意外的香港把国人的目光从洪灾、中美对峙的新闻中稍稍抽离了出来。

早早就封闭往返内地关口的香港,出了什么问题?







7月5日,成为香港疫情的新分水岭。

之前,未能清零的新冠案例似乎并未能触动港人敏感的神经。之后,新增不断出现两位数。

特殊的地理位置,逐渐放宽的疫情限制,港人返港,海员,机务人员,再加上后期开放外籍佣工入境,在5月中起便不断给香港带来零星的输入性案例,甚至极少量的本地传播,但人们却习以为常。

随着一位59岁粥店厨师被确诊患新冠肺炎,一夜之间,本地确诊的案例数爆了。

从在食肆用餐的出租车司机,到养老院,再到学生和家长。原本因港人谨慎态度而不得翻身的新冠病毒,仿佛瞬间抓住了空隙,滚雪球一般在普通人之间肆虐而过。

情况最为恶劣的莫过于位于黄大仙区慈云山的护老院,从7月7日到14日,就有接近40个确诊案例,且有一名老太在13日病亡,成为香港因新冠病亡的第八例。而在沙田,仅仅是同一栋大楼,就有11个确诊案例。

遍布各区的疫情,可谓是处处起火。




火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烧到自己身上,在这样的恐慌下,北上成了不少港人的选择。

援引东方日报封面:“宁在深圳隔离,不愿再留下等死”,港人离境数字同样是疫情恶化的指标。




7月6日,就在疫情爆发的第二天,深圳湾录得入境人数1812人,较前日增幅4成。

10日,迫于不断增加的本地确诊案例和中学里的聚集性爆发,香港教育局长宣布13日起中小学和幼儿园提前进入暑假。

随后一天,大批在内地有亲人的家长带着子女“逃离”香港,由深圳湾口岸北上。当日的离境人数飙升至2455人,超过八成是香港居民(2017名),创下3月起实施入境限制以来最高数值。即便有媒体强调暑假恐怕是离港热潮的主要原因,香港家长们却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担忧疫情同样是逼迫他们做决定的主要原因。

12日,确诊的38宗病例中又有13宗无法溯源,超过3成的未知路径将导致疫情进一步恶化。港大医学院院长更是表示病毒的传播率比初期高近三成,R指数从一人传一人进化为一传三甚至是四。轮番而来的坏消息让居民人心惶惶,纷纷考虑搬离疫情爆发的住所。




香港贸易局为此紧急叫停周三书展,行政长官宣布限制聚集令将在15日零时起再次生效。其中两项新措施包括:前往香港的旅客必须出示健康证明才能乘坐各类交通工具抵港;居民在乘坐交通工具时必须佩戴口罩。此外,之前的部分限制令也被重启,包括关闭部分娱乐场所(迪士尼海洋公园包括在内),在晚6点至早5点间禁止堂食,被部分媒体称为疫情来最严禁令。

港大教授袁国勇表示,相信新一波疫情由检疫漏洞引起。而早在一周前,他便已称疫情来袭是专家预料之中。

5月前的疫情应对曾是一片赞美,有SARS的惨痛教训在前,这一波看起来很是突然的疫情,真的恰好因为0号患者正好传染给了食肆厨师吗?




新冠疫情,其实就像不断冲刷河堤的洪水。如果仅是置之不理,期待着凭借运气迈过隐患,就只能面对承受决堤的后果。

而香港的河堤,其实早有两个拳头大的孔洞了。

首当其冲的,是它极为有限的检测能力。

在澳门已经普遍实施网上预约检测时,香港还维持着传统的做法,身体不适必须先去就医,这早已被证明是极危险的防控漏洞。

此外,高昂的检疫费用更是阻止居民积极求医的一大门槛。

以澳门为例,据BBC报道,居民首次检测免费,每次收费180澳币。而在香港,每次检测需付费1500至3200港币。

成本如此高昂,主要是因为香港本地不生产检验产品,试剂盒均从欧美采购,不仅路途遥远价格昂贵,甚至连数量也有限。但如果用内地成本低廉的试剂盒,政府则又因居民对内地和民间力量信任不足而无法果断做下决定,自然导致检测效率低下。

即便是香港本地的生物科技公司向政府去信,表示自己具备更快速,更便宜的检测方式,甚至愿意额外雇佣人手做检测,政府始终难以下定决心事急从权。

数据更能证明港府有限的测试能力。

3月10日,香港政府表示目前可以将每日测试数量从1000提升为最多2000例。但直到两个星期后,这个数字才勉强达到,但当日入境香港旅客就达4662人。

7月9日,在BBC早前对港府的采访中,香港的检测能力毫无长进。两天后,在面对立法会质问时,政府便表示将会将数字提高至7500例每日,并在8月做到每日8000例。

与此同时,伦敦在5月,仅仅是一个郊区的检测中心,在志愿者和专业人士的维护下,就能达到每日30000例的检测量,平均3秒进行一个检测。而检测大国韩国,从疫情爆发以来,便一直维持着4400例一日的检测数量。

失去了大量测试的能力,香港自然对零星爆发的本地案例,以及隐形传播链束手无策。




居家检疫是另一大漏洞。

由于缺乏多次测试之间的良好衔接,入境香港的旅客无法接受落地检测,是社区传播的又一大诱因。通关后的居民并没有统一交通工具接送,而是自行选择交通方式回家接受隔离。仅仅是这一点,就很有可能导致社区传播。

按照香港政府的规定,海外返港的居民,必须接受14天的强制隔离检验。然而就像2020遍布全球的例子一样,人类总是很难耐得住寂寞。仅仅靠红色的腕带和被抓到后罚款,根本没办法让居民们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而同居的家人,更是完全无需遵守隔离规定,该买菜买菜,该出行出行。考虑到香港拥挤的居住空间,携带病毒的旅客很难不把病毒传播给家人,再由家人带至整个社区。

看似完备的居家隔离,早就在缺乏实质手段巩固的情形下,漏成了筛子。

此外,受职业限制豁免入境的外国人士,更是成了疫情爆发的隐形炸药桶。这些无需检疫,更不需要隔离的外国人可以随意出入人员密集区域,简直是千里投毒的绝佳案例。

根据14日袁国勇教授的猜测,第三波爆发,或许正是因为来自机场的乘客将病毒传染给的士司机,进而在全港蔓延。







如果说香港防疫一直以来都有如此大的漏洞,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大爆发?

除了难以解释的机缘巧合,病毒的变异可能是其中最大的原因。

根据科学期刊《Cell》,病毒已从最初变种为G614并从欧洲传播到美国。而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则何栢良指出,在传染力上加强了3至9倍G614从4月开始取代原本病毒株成为香港主流。




从限制入境,再到乘坐交通工具必须佩戴口罩,甚至引进两家大陆私营机构进行检测,并负担所有费用。在最新限制令中,在疫情控制上相当保守的港府,似乎靠着袁国勇,何栢良等专家的指责里,找到了漏洞所在。

至于亡羊补牢,会不会为时已晚?

对能在SARS中生存下来,并且全靠自觉和谨慎地渡过第一和第二波疫情,5,6月间不断有输入病例时也做到28日无本地感染的香港居民,或许这些也不过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而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068.html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