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澳洲新闻正文

新冠患者出院就社会性死亡?“2年不能见人”(组图)

澳洲啦 澳洲新闻 2020-07-19 02:29:15 26 0 澳洲新闻

我们只做澳洲移民留学(专业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微信:auvisadoctor 电话:+61433395488

昨天,一篇武汉新冠患者痊愈后的一手记录,在网上火了。作者的爸妈都是新冠病毒的幸存者,1月份感染,住院了好几个月,算是第一批患者。出院以后,两人的身体明显大不如前,饱受各种后遗症困扰:妈妈一直腹泻,肚子咕咕地叫,整个身体暴瘦。

而爸爸则是一直头痛,每天晚上都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并且干体力活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图源:八点新闻)

除此之外,两人的肺部都有纤维化,导致肺功能受到影响。听觉嗅觉味觉等很多感官都变得迟钝。这都算是比较常见的新冠后遗症。

但文章中最让人感到难过的,是这一段话:

单位不同意他复工。范先生只好呆在家里,他发现,小区的街坊,过去的朋友,不和他家来往了。有人甚至跟他说,得了新冠,两年之内都不能跟他接触。

范先生不知道上述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它们在一个个微信群里流传,虽然医学专家们并没有这样说过,但朋友们基本上不跟他来往。这些都让范先生担心,“我们感染者以后会不会复发呢?”




(图源:八点新闻)

对他们来说,“治愈”只是生理学上的“治愈”,但却不是社会意义上的。很多患者依旧被其他人当做感染源、不干净的东西对待…

有时候这种对患者的歧视来自患者本身。上个月有另一个新闻:一名患者住院治疗一个月后顺利康复出院,却陷入了怀疑自己随时会复发的困扰之中。




她因为过度焦虑出现严重的失眠症状,康复后的一个月内,就进行了近10次核酸检测。产生这样心理问题的康复患者,并不在少数…

因为在全社会都对疫情非常敏感的时候,大家都宁愿错杀1000,也要选择最为极端的隔离方式来保护自己。对任何风险,哪怕是臆想出来的毫无根据的风险,都抱着零容忍的态度。




(图源:anadalu)

各种谣言不胫而走,没人知道“要隔离两年”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但它却比权威专家的辟谣更能深入人心:毕竟多防范一点总是好的。

而那些需要继续生活,继续在这个社会上存在下去的患者,就这样被判了社会性的死刑。




对新冠病人的社会性死亡,当然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

自从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出院后的病人发现迎接自己的往往都是亲朋好友的冷漠。在病毒面前,一切人际交往之间的礼节与客气都消失了,只留下赤裸裸的自我保护。

41岁的Elizabeth Martucci和她的11岁儿子都是新冠的幸存者。他们从病情好转,到出院以前的这段时间心情非常好。




(图源:NYT)

“我以为我会去见大家,说我活下来啦!告诉大家得了新冠并不是被判死刑”妈妈告诉纽约时报。她甚至还买了一件写着大大的“新冠幸存者”几个字的衣服,把战胜新冠当做一件很牛的事情。(当然这没什么不对)




但是自从他们回家以后,所有的邻居都不肯见他们,一看到就躲。妈妈甚至还看到过邻居为了躲他们被马路牙子绊了一跤。

“就好像他们看到的是瘟疫,而不是我这个大活人一样”妈妈随后把她的新冠T恤扔掉了。

一位纽约市议会的议员Mark Levine被感染病毒之后,选择在自己家里隔离等待痊愈。估计是因为症状不明显,或者纽约的医院那个时候已经爆满了。作为公众人物,他得新冠的时候还被电视台采访了一下。




但这下,议员大叔的所有亲朋好友都知道他感染了。

有一次,在他痊愈之后去洗衣店洗衣服,店员一下子就认出他来,然后整个人就惊呆了。“人们不知道痊愈的意思就是没有传播性了,大家好像都不知道这一点”。




(图源:Pinterest)

Flora Touloupis是一位60岁的纽约人。她和病毒的战斗非常艰难,痊愈之后还留下了肺部以及腿部的后遗症。在最后的阴性报告出来以后,她的邻居很友好地送来了亲手做的鸡汤。老奶奶非常感动。

但是当她询问怎么把汤碗送回去的时候,对方的回应却是叫她把这些都扔掉…




“天哪,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像麻风病人一样。我现在就希望圣诞节的时候我家人还会像往年一样回来。我甚至都感觉到自己很丢人”

最可怕的故事可能是Samantah Hoffenberg的。她的父亲因为新冠死亡,而她也被新冠感染。出院以后,虽然她已经完全康复,但出于理解一直没有去见自己的亲人。




(图源:NYT)

然后,当她在家隔离的时候,公寓楼发生了大火,她因为吸入过多浓烟被送入医院。医院工作人员按照常规打电话给病人的家属,解释了她已经完全康复没有病毒,传达了她想见见亲人的愿望

但最后,亲人一个也没有来。




关于新冠的后遗症,报姐之前已经说了很多。

新冠病毒对人体的攻击,是全方位的。并且,在病毒被消灭完全之后,这些攻击所带来的伤害,还将继续长时间存在在人体内。

最常见的是嗅觉和味觉的丧失,在Facebook上的康复患者互助小组里面,有人问大家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这些感觉:




有些人说7天,有些人说7周。更多人表示自己的味觉到现在还有问题。

除此之外,新冠病毒会导致血管中出现血栓,严重的话会导致组织坏死,必须截肢。百老汇演员Nick Cordero就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右腿。

新冠病毒还有可能会对肺部、肾脏、心脏产生影响,提高糖尿病的概率。更不要说它对大脑的影响了。

很多老年病人就是要一边努力去适应、克服这些后遗症,一边还要和社会的偏见战斗。




(图源:NBC)

这是一个很割裂的现实。

一方面,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世界各地的其他医疗组织,都一再强调,康复的新冠病人不具有传播性,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很多康复患者的照片被发在网上,获得了网友的一致鼓励和好评。




(图源:US News)

但另一方面,这些痊愈之后的患者,在一些人的眼里就像是贱民一样。

那些住院的患者,很多可能就是依靠着对亲朋好友的信念,才坚持了下来。但出院以后迎接他们的却是冰冷的现实。

在中世纪的欧洲,得了麻风病的患者被排除在社会生活之外,要穿戴制定的服饰、佩戴铃铛来告诉大家自己已经到来。




在那个宗教主导精神生活的年代,教士们用宗教来解释、合理化社会对麻风病人的歧视:一定是因为患者自己在道德上的问题,才导致他们遭受这样的痛苦。所以他们被统治者驱逐出城市,只能在麻风村里面生活…

希望在社会的恐慌结束以后,理智可以重新站稳脚跟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洲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aozhoula.com/news/12066.html

最新留言